打捞遗失的繁星

[刺客伍六七]关山难越(中)

前文:http://lilyandflower.lofter.com/post/1d94b319_eff37b51


单打独斗的刺客很难走得长远,大多数有名的刺客都加入了刺客联盟,而刺客联盟听命于玄武国皇室。柒没有迟疑,动身前往玄武国皇都。路途遥远,他倒是不着急,白天赶路晚上歇息,走走停停地到了离皇都不远的小镇。

辰时,柒在茶馆点了顿丰盛的早餐。他靠在二楼窗边,面前是烧麦、虾饺、凤爪、糯米鸡、豉汁蒸排骨……一笼笼摆满了桌子。周围的人看到这个独自吃饭的小伙子,免不了小声议论一番,但没多久就被别的事转移了注意力,甚至没有发现柒旁边多了一个白衣女子。

柒没有看女子,一边啃排骨一边把叉烧包推到她面前:“食咩?我请客。”

女子无奈道:“不吃。”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却清晰地传进柒的耳朵里,“你去皇都干什么?”

柒停顿了一下:“你会咁问,嗰就系听到乜消息了?”

“只是猜测。他们说你要去刺杀皇子。”

“还冇人有咁大胆,敢买皇子嘅命吧?”柒说,一口吞掉一个虾饺,“其实我嘅目标系首席刺客。”

女子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半晌,她才明白柒不是在开玩笑:“这跟杀皇子没多大区别吧?而且你好歹知道皇子人在皇宫,首席刺客怎么可能留下线索让你找到。等等,”女子忽然明白了什么,“刺杀皇子的消息是你放出来的?”

“系啊。咁首席刺客就会嚟揾我,等着佢嚟就好了。”

女子摇摇头:“铤而走险。那你还去皇宫吗?”

“戏梗系要做足,首席刺客又唔傻。”柒吃完最后一个奶黄包,擦擦嘴站起身离开。女子依旧坐在椅子上,不打算行动的样子。等柒走出茶馆,她才把一直背着的东西扔下去。柒没有回头,反手接住背在背上。

女子使了招传音入密:“这是师父留下的魔刀千刃,该给你了。”当初他们约定,谁在刺客榜上的排名更高谁拿着这把刀,上次见面时柒的排名还比不上女子,如今女子不得不承认,柒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排名的高低并不代表他的能力,就连整个刺客榜也不能困住他。所以,她听说柒要去刺杀首席刺客时只有惊讶,并没有觉得不可理喻。

她看着柒的背影,眼底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大海,翻涌着晦涩难懂的波浪。

皇都附近的山上是真武宫,供奉赤帝和黑帝。南方大旱,皇帝选好了良辰吉日,准备到真武宫中祈福。柒提前几天就来到了山上。这里树木葱郁茂盛,溪水在林间流淌,偶尔有一两只鸟从深山中飞出,鸣叫声撞击着山壁。真武宫建在山顶,云雾缭绕,如同仙境。

终于,柒等到了皇帝带着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上山,当然,刺客联盟的人并不在其中。整个祈福仪式很长,卯时开始,隅中才结束。用过斋饭后,皇帝进了道观休息,侍卫们把守在周围,个个正颜厉色。

柒早就埋伏好了。早些时候,他打晕了一个小道士,把人绑了丢在自己之前睡的山洞里。参与仪式的人员繁多,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少了个道士。柒伪装成小道士的模样走在真武宫里,侍卫们都对他视若无睹。

离皇帝休息的道观还有一定距离,柒就不再前进了。他在没人的角落里耐心地等待着。侍卫们的换班时间要到了,都控制不住地露出了倦色,有个年纪小的甚至打起了哈欠,被旁边的人狠狠训斥了几句。柒抓住时机跳到道观的屋檐上,像一只燕子藏到吻兽背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侍卫们也没有注意到他。

柒从开着通风的窗户那儿跳了进去。二楼没有人,凌乱地堆着些杂物,蜘蛛网结在墙角。柒走到楼梯口,看见皇帝坐在一楼正中央。室内很昏暗,只有朦胧的光洒在皇帝身后,照不清他的脸。

没有迟疑,柒拔出腰间的刀刺向皇帝。这一刀并没有割断皇帝的喉咙,因为它被另一把刀挡住了。皇帝站起身,柒终于看清楚他的脸了:并不是祈福仪式时他见过的皇帝,而是完完全全的一个陌生人。那浑身上下都涌动着的寒彻骨髓的杀意,让柒在瞬间确信他就是首席刺客。

对方的速度比柒想象的更快。他右手拿刀,毫不留情地往柒的腹部捅去,左手也没闲着,数枚暗器齐发,往柒的要害处招呼。他还有余裕问话:“原来消息是真的,果然有刺客?谁派你来的?”

柒抵挡住了能把他捅个对穿的一击,然而还是被对方的力度带着往后退去,身体重重砸在柱子上,一口血吐在了前襟。他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连停下来喘口气的时间都不给自己,遮影步使出,转眼就来到对方身后,只为杀他个措手不及。

柒刚用刀在对方后颈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就迅速撤开,跳到房梁上翻了几个身,几根梅花针紧随他的脚步钉在了木头里。梅花针射出的同时对方踏着雕像脚下的石龟跃起,光洁的刀背映出了柒的脸。

利刃袭来的时候,柒偏头躲过,刀砍在他的肩膀和房梁上。他失去了平衡,比木块和木屑更快落到地面。对方追问道:“你的雇主是谁?不想死的话就说出来!今天你注定杀不了皇帝,别连自己的命也丢了。”

柒没有停在原地,他付出右肩失去行动能力的代价,在对方的肚子上捅了一刀。血从伤口处汩汩流出,玄武国的首席刺客恼羞成怒,一手冲柒的手腕一劈,让他的刀脱手,一手用自己的刀推着柒,把他钉到赤帝的雕像上。赤帝的面孔充满威严,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殿内的一切。

“我最后问你一遍,说不说你是谁派来的?”刀上的力多了几分,右肩上的血浸湿了柒的衣服。

“我讲了你就会放过我咩?”柒并没有听对方的回答,左脚踩在赤帝的膝盖上支起身子,右脚踢向敌人的手肘。等柒落地的时候,已经拔出了背上的刀,魔刀千刃在他的左手上发出阵阵嗡鸣。

对方眯了眯眼睛,呸的一声把嘴里的血吐到地上:“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骨子里热爱杀戮,被柒激起战斗欲望的同时也察觉到了异样。如果柒是要刺杀皇帝,那就应该把逃跑作为第一目标,而不是在这里殊死搏斗。现在这样,就好像柒的刺杀对象是他一样。

或许不是“好像”,而是柒原本的目标就是他?

柒不留时间给对方思考,魔刀千刃出鞘。这是一把由许多碎片组成的刀,习武者用气将碎片聚到一起,让刀发挥出强大的威力。首席刺客警觉起来,运起轻功飞檐走壁,转眼就跑到赤帝雕像的头顶。柒紧随而上,刀往对方腿上一砍,只听到破空的风声。对方躲过了这一击,顺便在柒的左肩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就势翻身跳向地面。

这伤没到骨头,也着实让柒一疼,魔刀千刃几乎要脱手了。但对方落到地面的一瞬间是最好的时机,所以他还是稳稳地拿着刀,使出了一招千刃飞星。所有碎片散开,如同骤雨一般落向地面,让对方无处可躲。对方用刀挡住了部分碎片,却被更多的碎片割开了身体,其中一片嵌入了心脏。

首席刺客倒在地上,满脸是愤怒、不甘和难以置信。不管他脸上有再多的情绪,生命还是被嵌入心脏的碎片带走了,只留下一具不太美观的躯壳。柒确认他已经死了,才无力地从雕像的头顶掉下来。柒翻了个身,把脸从血泊里移开,手在尸体的身上摸索着。半晌,他拿到了一个令牌——那是刺客身份的象征,他的雇主命令他拿到的东西。

他紧紧地攥着令牌,开口道:“你还唔出嚟?”

从黑帝雕像的背后走出了一个人。来人目光阴沉地打量着柒:“你知道我是谁?”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平淡得像是在陈述事实。

“闹出咁大动静都冇侍卫进嚟,肯定系有原因嘅。”柒瞥了那个人一眼,“你讲系吧,我嘅雇主。”

那人看向了地上的尸体:“没错,我是刺客联盟的首领,是我委托你杀他的。”他的目光移到了柒手中的令牌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玄武国最强的暗影刺客,代号柒。”

TBC

好想快点填完这个坑写新的啊!!

评论 ( 2 )
热度 ( 8 )

© 瞿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