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遗失的繁星

[刺客伍六七]爱火

*CP保7,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1299889486&userid=246453337(求求大家一定要听!听过的人都哭了!)


“你做紧……你在干什么?”距离被大保救起来那天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伍六七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虽然记忆仍旧是一片空白,但他开始了新的生活,并且隐约觉得这样下去不错。当然,他没有放弃找回自己的记忆,只是有些事急也急不来,索性顺其自然。他现在正看着大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气球、缎带之类的东西黏到墙上。

大保没停下手上的动作:“小飞今天过生日,得给他庆祝下。”他以前并没有这个意识,来到小岛后被纯净小岛协会的人说了一通,觉得偶尔还是要带给孩子家庭的温暖。刚好赶上小飞生日,就打发他出门办事,准备等小飞回家给他一个惊喜。大保看伍六七愣在旁边,立刻指使他:“你也来帮忙啊!”

伍六七帮大保剪断胶带,剪刀用得唰唰唰的,十分利落。接着他又把彩色的卡纸剪成了“小飞生日快乐”六个字,涂上胶水贴到墙上。他想了想,开口问道:“大保,我生日是哪天?”

“你……”大保一时卡壳,他骗伍六七说对方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但是会有人连朋友的生日都不知道吗?他随口胡编了一个日期:“11月……29日,对,11月29日,还早哈哈哈。”

“那是还早哦。”伍六七毫不怀疑,飞快地装饰着房间,又问,“生日要干什么啊?”

大保也没有给鸡过生日的经验,回想了一下普通人是怎么过生日的,不太确定地说:“送礼物?吃蛋糕?”他拍了拍脑门,“对了,要在蛋糕上面插蜡烛,吹灭了许愿。”

“这么厉害。”伍六七把剩下的卡纸剪成了很多小鸡的形状,贴在窗户边缘,“以前我们是一起过生日的吧,我许过什么愿啊?”

“我怎么知道?许愿是要在心里许的,不可以说出来,否则就不灵咯。”大保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庆幸许愿有这个规则,“别说废话了,弄完了就一起做蛋糕吧。”

结果他们并没有做出像样的蛋糕,要么不成形状要么烤得焦黑。大保想节约钱的目的没达到,只能去蛋糕店里买了块成品,拿回家的时候小飞已经回来了,伍六七正在给他表演刚刚研究出来的绝招:以气御剪的进阶技能,控制剪刀一分为二。

好吧,惊喜也没有了。大保把蛋糕放到桌上,插上和小飞年龄相同数量的蜡烛,伸出翅膀招呼:“快点过来许愿。”小飞一蹦一跳地过去,伍六七跟在他身后。

小飞唧唧地说了什么,大保连忙制止他:“生日愿望不可以说出来的!你再在心里许一个。”黄昏已经过去,夕阳的余晖渐渐黯淡,屋里关了灯,蜡烛的火光跳动着,明明暗暗。伍六七想,自己过生日的话会许什么愿望呢?自己曾经又许过什么愿望呢?

小飞呼出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大保打开了灯,伍六七没有再想下去了。

✂✂✂✂✂✂✂

小岛上有一处公墓,位置偏僻,路也不好走。不过临近中元节,还是有不少人去那里上坟。大保也拉了小飞和伍六七过去。

昨天晚上下过雨,地上的泥土还是湿的,路两旁的树枝和叶子带着水汽,发出清新的草木气息。伍六七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问大保:“你去看谁啊?”

大保回头瞟了眼坐在伍六七肩上的小飞:“小飞的爸爸大飞,我……我们的好朋友。”当初他把大飞埋在了食用鸡养殖场附近,来小岛的时候很匆忙,没时间也不方便带上大飞的遗体。但是左思右想,他还是在这里给大飞买了块墓地,骨灰盒里放着大飞的绷带。没有照片,他就画了一张贴在墓碑上,很随便,但情意是真的。

管理员领着他们七弯八拐地到了角落里大飞的墓地,小飞把路上采的白色野花放到大飞的墓碑前面。大保看有人在烧纸钱,也问管理员买了些纸钱,顺带要了个铁桶。

大保一边点燃蜡烛,把纸钱也点燃了放进桶里,一边絮絮叨叨:“大飞,好久不见啦。你看,小飞都长这么大了……”伍六七有样学样地烧了些纸钱。

纸钱里不只有钱,还有衣服、房子等等。伍六七很怀疑大飞用不用得上鞋子。大保招呼他:“你别点燃了就扔进去,下面的还没烧完呢。”又劝想跟着烧纸钱的小飞,“你就不用了,小心点,别烧到自己。”

伍六七捡了根树枝,把没烧到的纸钱翻到表面,看着火焰蹿上去:“大飞是一只什么样的鸡?”

“他啊,真的很厉害。”大保露出了怀念的神色,“和我不一样,他是只很有勇气的鸡。我记得他说过‘不拼尽全力试试怎么知道’……”大保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伍六七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想,大概是自己没有受伤以前的记忆,所以对于一切事情都像个局外人。他瞟到墓碑上大飞的画像,忍不住仔细看了看:熟悉的头上三撮毛,以及和自己相似的卫衣。伍六七更加难受了,但是理智让他忽略了埋藏在潜意识里的情感。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树枝戳着纸钱,换来了大保的训斥:“别胡闹。”

小飞像是看出了他有心事,跳到他头上安慰他。伍六七想开口说点什么,话却堵在嗓子眼,半天出不来一个音节。这时候,一阵强风拂过,居然吹起了铁桶里的纸钱,卷挟着灰烬和火花在低空飘浮。

大保吓了一跳,拉着伍六七后退,防止火焰烧到他。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低声惊呼,猜测是不是逝者感受到了思念,用这阵风来作出回应。大保盯着飘起来的纸钱,自言自语道:“大飞,你真的在吗……”

伍六七看了眼大保,对方的翅膀还拉着他的衣角,没有放下去。他的眼神闪了闪,漆黑的瞳孔里映着飞舞的火花。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年底。纯净小岛协会决定举办一场跨年演出。大保带着伍六七和小飞凑热闹,吃完饭就去看他们的表演。

舞台搭在海边,岛上的人几乎都来了,拿了报纸铺在沙滩上,和家人一起坐着欣赏节目。大保也是有备而来,几张报纸用透明胶黏在一起,足够他们三个在上面打滚。他还带了些虾干和鱿鱼丝,都是伍六七喜欢的。

伍六七去掉虾干的头,又剥了壳,放进小飞嘴里。大保喝了口酒,无比惬意:“要是有躺椅就好咯,再来几个靓女,啧啧……”

伍六七躺在报纸上,手枕在脑后,边嚼鱿鱼丝边听台上的人唱《阿珍爱上了阿强》。他失忆后已经过了快一年,找回记忆的希望很渺茫,现状倒是不错,和朋友一起生活,艰辛中带着欢乐。但他觉得自己对大保的感情有些微妙,无厘头的性格让他选择性地忽略一些事,只有闲暇的夜晚才会思考自己在为了什么而烦恼。

台上一只狗唱起了《亲爱的姑娘你为何要离开》,伍六七注意到隐蔽处有一只猫在悄悄地抹眼泪。爱情?伍六七忽然冒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猫和狗尚且可能,人和鸡……他甩了甩头,试图把这个可能性甩出脑海。

大保用翅膀拍了拍他:“你干嘛?”

“没什么啦。”听到伍六七的回答,大保把注意力放回了舞台上。伍六七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大保身上移开,望着星星闪耀的天空,觉得难以置信:他没办法否认自己对大保的感情是爱情,也没办法确认。

演出进行到尾声,《无论你多怪异我还是会喜欢你》的旋律响起。大保感叹:“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啊。阿七,你也长大了一岁,呃,二十了……”他有些心虚地看向伍六七,对方看着夜空,没什么反应。大保灵光一闪:“今年忘记给你过生日了,你怎么也不提醒我?”

伍六七对大保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十分无奈:“忘了就算了,这么大人了还过什么生日。”大保还想说点什么,但被舞台上的主持人打断了。主持人兴奋地让大家一起来跨年倒数。大家的热情都很高,人声嘈杂,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竟然聚集起了响亮的声音:

“七——”大保和小飞跟着喊了起来。

“六——”大保催促伍六七也加入他们。

“五——”伍六七迫不得已地喊了起来。

“四——”大保满意地拍了他一翅膀。

“三——”伍六七差点被鱿鱼丝噎住。

“二——”小飞关切地跳到了他的三撮毛里。

“一——”伍六七把小飞揪了下来。

“零——”新年的第一朵烟花在海面上绽放,波浪的银光和烟花五颜六色的倒影交织在一起,比梦境还绚烂。这场景映在小飞眼里,映在大保眼里,也映在伍六七眼里。他突然有了答案。

END

小巧思:分割线是7把剪刀,跨年倒数也是从7开始的~

评论 ( 4 )
热度 ( 4 )

© 瞿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