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遗失的繁星

[刺客伍六七]光与影

*CP保7,设定是第10集结局时苏醒过来的是拥有了伍六七记忆的柒


柒睡在床上,手直直举起,魔刀千刃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里。夕阳的余晖从窗户里泄进来,光洒在碎片上,折射出支离破碎的影子。

小飞停在窗台边,大保在厨房里忙活,干炒牛河的香味飘了过来。柒漫无目的地想,大保为什么要吃鸡饲料和虫子以外的东西。

饭蒸好了,大保站在门框边,探了一个头出来,小心翼翼地喊他:“阿七,吃点东西吧。”

以往是不需要大保来催伍六七吃饭的,伍六七自己就能吃光一大盘干炒牛河。但柒不是伍六七,他是玄武国第一暗影刺客,执行任务的时候可以很多天都不吃不喝。他被神医救活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东西了。

伍六七的朋友们都来看他,但他用沉默表示抗拒,他们只好离开。柒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梅花十三、陈阿婆、可乐这些人,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保。大保是只很神奇的鸡,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救了他的命,给了他“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的身份,让他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如果说柒会因为被背叛而走向更深的黑暗的话,大保却拉住了他,跟他说“沙滩上好多靓女的哦,需要我们帮忙涂防晒油啦”。

作为伍六七的时光是柒不敢想象也不敢相信的。他明知道那是自己,又觉得很遥远,像另外的人。玄武国刺客与大保J发廊,刀光剑影阴谋阳谋与边给人剪头边当实际上一个任务都没完成的蹩脚刺客,一个人与一只鸡,多么奇妙的搭配。

那只鸡走过来一点了,头上三撮毛张牙舞爪地立着,把柒的思绪拉回到现实里。

“阿七,吃点东西啦。”大保走到床脚,和柒保持一段距离,“我知道你猴塞雷,但是不吃东西是不行的啦。”

柒把魔刀千刃放在身边,然后坐了起来,敏感地注意到大保后退了一步。“傻仔,你知唔知我嘅伤冇好全?食乜干炒牛河啊?”柒记得大保花了两年时间纠正他的方言,但他现在不愿意改口。

大保看柒抿了抿嘴唇,有些口渴的样子,连忙小跑着去给他倒了一杯水。杯子被鸡翅裹着递到柒手上,柒觉得很好笑,不过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

“干炒牛河是我和小飞吃的啦,”大保回答柒之前的问题,“你喝粥。”

粥是真的粥,米加水煮的,没放一丁点佐料,盛在印着大红花图案的瓷碗里。柒小口喝着粥,看小飞用尖尖的喙叼着牛肉吃,发出唧唧唧的赞叹声。大保打开收音机,从那台老古董中传出轻柔的旋律,是个柔柔的女声,唱“今天开始新出发吗”,唱“谁从屏幕里看从前”,唱“以往这少年懂爱吗”。

“我要去揾佢问个清楚。”柒放下碗筷,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哦哦……谁啊?”大保问,没得到柒的回答。他听出了柒话里要走的意思,抓耳挠腮了半天,最后只说:“再等段时间啦,都过了两年,不要急嘛。”

唔急个屁,两年了,人死冇死都唔知。柒在心里嘀咕,但是没有说出来。以前的事他不打算告诉大保,除了自己,没人能够插手,不相关的人只会拖后腿。可他总是跟大保在一起的,不然在哪儿呢?

柒被这个想法吓到了。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他就像一棵树,根从淤泥里长出来,本该笔直往上,枝叶却在中途偏向了错误的轨道。大保为什么要救他呢?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重伤后失去了记忆,欠下高昂的医疗费,而且次次任务都失败,吃穿住行只能靠大保。

柒有话就不会憋着:“我问你,你当初点解要救我?”

“为了赚大钱呗……”大保有些心虚地降低了音量。

柒没什么反应:“果个系之后嘅事,喺海边阵,你点解要救我?”那时候他只剩半条命,大保也不确定神医能不能救活他,如果他死了,治疗费就是大保出了。

其实大保也说不清楚。因为伍六七像大飞吗?柒说的没错,那些是之后的事,当时、在海边、他和濒死的陌生人,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因为大保是只善良的鸡吗?或许吧,但大保早在大飞死的那天就明白,这个世界是不讲道理的,每天都有无数的陌生人死去,他没空操心多余的事情。因为命运吗?

“我母鸡啦。”最后大保诚实地说,顺便咽下一块鲜美的牛肉。

这个回答在柒的意料之中。他喝完粥,起身回房间:“我食完了。”不管大保在他身后喊“不做饭的人洗碗”。

小飞跟着他,赶在门被砰一声关上之前进了房间,乖乖地跳上床待在枕头边。柒躺下去的时候,小飞跟随床垫的起伏蹦了一下,唧唧叫了两声。

“我听唔懂你喺讲乜。”柒说。

等到大保和小飞都睡了,柒反而睡不着了。他走到天台上,坐在楼房边沿,看远处的灯火和大海。天空很低,月亮像把弯刀,泛着冷清的光破开夜幕。柒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从来不缺行动力,更不怕带伤上阵,照理说他应该果断地告诉大保他现在就要走,但他的手脚没有动起来的意思,他甚至还留在这里问那只鸡蠢问题。

这不像他。

他本来也不再是他。

“一个人在这里吹冷风啊?”熟悉的喑哑声音响起来,柒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蓝羽鸡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柒能感受到大保不着痕迹地试探他的态度,然后缓慢地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我听日走。”柒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干脆换回了以前刺客的思维:不是黑就是白,不问过程只管结果。放下这里的一切,明天就走。

大保不是空着翅膀上来,他拿了瓶酒,满上两个玻璃杯,也不管柒喝不喝,径自碰了碰杯。“阿七,我以前说,有些事情你是做不得的。”大保有些伤感,“那时候我就拦不住你,现在你恢复了记忆,我更没立场劝你留下来了。”柒用眼神说“嗰你还讲乜”。

不过大保没有看他,目光落在漆黑的海面上。他喝了口啤酒,半晌才说:“我知道你早晚要走,本来想问你还回不回来,又觉得不用问,你肯定不会回来——如果只是柒的话。”柒看了看大保。

大保举起杯子,啤酒的泡沫和大海的波浪重合在一起:“但我又想,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两年的时光都存在过。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柒和伍六七都是我的阿七。”

“你自己考虑清楚就行。”作为一只鸡,大保艰难地微笑了下,“不管怎样,我都会在这里等你。毕竟挺多熟客,发廊还是有在盈利的啦。”这话真假参半,大保会等他,但不会一直等他;发廊能赚钱,但大保能做其他更赚钱的事。

“好啦,收拾收拾东西早点睡吧,我先下去了。”大保拍了拍屁股,把酒和寂静的凌晨留给了柒。海边风很大,夹杂着潮水的气息,把柒的头发吹得跟鸡窝一样。他从口袋里掏出皮筋,扎了个马尾,很像大保头顶那三撮毛。过了会儿,他尝了口啤酒,味道很涩,刺激得他喉咙发紧。他沉默地抚摸着玻璃杯的杯身,脸倒映在没喝完的酒上面,并不清晰。

天还没亮,大保就被弄醒了,小飞在他软乎乎的肚子上跳着,嘴里衔着几根可疑的毛。柒把一个行李箱扔到床边的地上,语气平淡地说:“收拾你嘅嘢。”

收拾我的东西?什么东西?大保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一人一鸡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柒终于说:“你和我一起走啊。”

END

即使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吃这对CP,我也要大吼:保7是真的!!!!!

评论 ( 29 )
热度 ( 33 )

© 瞿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