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遗失的繁星

[刺客伍六七]关山难越(上)

*柒中心向,无CP


很久以前,柒并不叫柒。他也不记得自己那时候叫什么了。姓名对于没有家人和故乡的人来说并不重要。但他依然执着地说着不知道怎么学会的方言,仿佛那是他身份的象征。

柒在玄武国的边界附近流浪,这些地方很乱,烧杀抢掠是常事,非常适合他这样的人生活。今天是秋季里最寻常不过的一天,他在街上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孩,都是生面孔,穿着锦衣华服,匆匆赶路的模样。

柒暗中跟着他们。傍晚,男人和女孩在一家客栈住下了。柒耐心观察着他们的房间,等待他们吹灭蜡烛。过了一个时辰,他轻手轻脚地跳上屋顶,注意不让松动的瓦片发出声音,然后在窗纸上戳了个洞,窥探屋内的情况。

里面很安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起伏。柒把洞戳得更大,手上拿着匕首,伸进去推开窗闩。窗闩掉下去的同时他打开了窗户,赶在窗闩落地之前接住了它。柒关上窗户,像猫一样成功潜入,只在鞋子接触地面的时候扬起了几颗灰尘。

柒眨了眨眼,逐渐适应了黑暗。行李就在桌上。他屏气凝神地走过去,接触到行李的瞬间背脊却蹿上一股凉意,眼角余光瞥到床上根本没有人。他凭借本能侧开,小小的金钱镖划过他的脸庞,割断了一缕头发。

紧接着是第二枚和第三枚金钱镖,来势汹汹,柒用匕首挡开一枚,牺牲了衣袖,往右边地面上一滚,试图从窗口逃出去。

但窗口那儿有另一个人等着他。是那个男人。

柒还来不及动作,男人就已经出手了,拧腕压臂封喉,牢牢锁住了他,匕首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男人抬腿冲着他的膝盖踹了下去,声音却是风轻云淡的,带着点笑意:“这小子还挺难缠的。”柒咬着牙,固执地不肯跪下去。

女孩从门旁边的阴影里走出来:“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柒啐了一口:“废话,梗系系谋财害命啊。”男人愣住了。柒本来想趁他分神的时候逃走,结果掐住他脖子的手稳如磐石,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女孩噗嗤一笑:“你真有意思。”她点亮了蜡烛,火焰晃动着,在墙壁上投下三个人的影子,其中两个离得太近,几乎要融为一体,“师父,你放开他吧。”这话是对着男人说的。

柒感到制住他的手一松,终于能大口呼吸了。他警惕地注视着这对师徒,弯腰捡起匕首,缓慢地向窗边移动。

“要杀你早就杀了,那么害怕干嘛?”男人悠闲地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倒是你,跟了我们一天,害得我们觉都没睡好,不准备道歉吗?”

“对唔住。”柒说,“嗰你哋能让我走咗咩?”

“东西放下。”男人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心理素质不错,这样了还能顺手牵羊。”

柒皱了皱眉:“你点睇出嚟嘅?”

男人没有回答,倒是女孩凑近了他:“厉害啊,你什么时候偷的?”柒反手挥出匕首,女孩一矮身子躲过了,长发却被卷入匕首带起的寒风中,断掉一缕。她跳到师父旁边,手指拈起发梢,遗憾地撇了撇嘴:“好吧,就当还给你了。”

男人摸着不长的胡子,眯起眼睛问柒:“你的武功是谁教的?”

“冇人教——”柒拖长声音,抓住时机撞开窗户,纵身跳向窗外。月亮如铜镜般射出清幽的光,照亮了他,也照亮了在楼下蛰伏的人。柒暗骂一声“扑街”,匕首插入木梁,借力扭转方向,跳到房顶上面。

“边个喺嗰度?”柒问。

楼下的人走到更加明亮的地方,是四个男人,正好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柒认识他们,准确地说是认识那个瘦子。昨天他才从瘦子身上偷走一块玉佩,这会儿还揣在兜里呢。

瘦子满脸阴郁:“就是他。”柒把玉佩拿到不同的当铺打听价钱,琢磨着掌柜们欣喜不已却假装平静的表情,判断出这块玉佩肯定价值不菲,于是决定缓缓再出手,却没有想到被瘦子他们发现了。

柒紧盯着他们四个,在脑子里规划出逃跑的路线,准备溜之大吉。四人中的胖子见他要跑,冷笑一声挥出手中的流星锤。女孩刚好从窗口探出身,脚尖一点想要追上柒:“喂,你偷的东西还没还啊!”

柒的身体快于大脑做出反应,他扯了女孩一把,让她避过流星锤,并且将匕首掷向胖子,阻止他接下来的一击。但高个儿和矮个儿也开始动作了。他俩身手敏捷,瞬间来到屋顶上,高个儿缠住女孩,矮个儿则攻击柒。女孩蒙了一下后拔出腰间的刀开始反击,而柒因为没有武器只能防守。

“接着!”女孩逐渐掌握了战斗节奏,见缝插针地把腰间的另一把刀扔给柒。柒一脚踩在矮个儿脸上,接住刀的同时翻了个身,刀砍向矮个儿的肩膀。矮个儿用剑接下这一刀,剑锋与刀尖摩擦,火花慑人。趁柒下落的时候找不到支点,矮个儿将剑刺向柒的咽喉,却因为一枚飞来的金钱镖偏了方向。

矮个儿并不犹豫,在柒落到屋顶上的时候又刺出一剑,这次击中了柒的小臂。小臂上的伤口并没有减慢柒的速度,他换了只手握刀,砍向矮个儿的脚踝。矮个儿跳起来避开,剑笔直地刺往柒的头顶。柒翻身滚到屋檐边缘,矮个儿正欲追击,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只见自己的胸膛被一刀捅穿,鲜血喷涌而出。他艰难地回头望向女孩,看见对方的脸和白衣上都沾满了血,被月光照耀着宛如修罗——原来,高个儿已经被女孩杀死了。

柒站起来,理智告诉他应该离开,实际上他却一动不动。女孩拔出刀,矮个儿倒了下来,顺着倾斜的屋顶滑落,最后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女孩跳下屋顶,柒在原地待了几秒,最终也跟着下去了。

瘦子和胖子倒在地上,尸体是黑乎乎的两堆,被那个男人的影子笼罩着。一种压迫感袭向了柒,他忽然明白,如果这对师徒不让他走的话,他是走不掉的。女孩径自擦拭着刀身,顺便跟柒说话:“你是个惯偷啊?偷了这个瘦猴儿什么东西?”

柒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只问:“你点解要帮我?”

女孩哼了一声,看向男人。男人微微一笑:“因为她看出来了,我想收你为徒。”

“你系乜人?”

“我们是刺客。”男人的笑容还是那么深不可测,像面具一样挂在脸上,在月光下显得无比诡异。

那之后,柒开始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他们没有问柒的名字,柒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大概是因为刺客不需要名字吧。男人教他刀法,他有时候会练习,更多的时候是直接杀人。男人坚信实战比练习更有用,只有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才能磨炼出最坚强的意志。柒相信他。柒无数次从别人的武器下逃生,无数次用自己的刀断送别人的性命。只是有一点没变,他从来不伤害无辜的人。

四季轮转,光阴飞逝,柒受的伤越来越少,总是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他的话和表情也越来越少,优秀的刺客不会暴露自己的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不在了,女孩长成了女子,那年被匕首截断的头发已经长长,只是仍然爱穿一袭白衣,让柒忍不住想起当年的她。柒和女子不怎么见面,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却会顺手帮对方解决些小麻烦。

柒的名气逐渐变大,人们都知道有个口音奇怪的小子很厉害。他拒绝了大大小小的刺客组织向他递出的橄榄枝,他的目标非常明确:成为整个玄武国最强的刺客。

又是秋风肃杀的一天,他接到一个任务,雇主不明,定金倒是早早送来了,多得令人生疑。白纸黑字上清楚地写着刺杀对象:玄武国首席刺客。

柒点燃了纸,漆黑的墨迹瞬间化为灰烬。

TBC

本来准备写完再发的,结果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无语凝噎)

评论 ( 4 )
热度 ( 7 )

© 瞿麦 | Powered by LOFTER